留学生活

总局新政 “拆分”“瘦身”的一剧两播难了!

7月底,《月升沧海》无缝衔接《星汉灿烂》,续写“疑商夫妇”相伴成长的爱情故事。8月,《沉香重华》接棒《沉香如屑》,再现六界帝君应渊与菡萏仙子颜淡的上古奇缘。

一部剧有上下部、分季播出,并不新鲜。但像上述剧集这种几乎无缝播出续篇的情况,似乎就是为了应对单部电视剧不超过40集的“限级令”。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再次出台新规。规定中提到,原则上不允许短时间内连续播出2部以上人物、剧情贯通但分别取得发行许可的剧集。同时,同系列剧集开播间隔一般不得少于12个月。

据业内人士介绍,总局此次整治的问题,主要是一些同期拍摄,但分两部电视剧备案、发行,又以上下部名义无缝播出的大IP剧集。

在总局再次出手后,对于制作方、平台,特别是一些只想要走捷径的创作者来说,如何避免剧集过度冗长,保持观众关注度将再次成为重中之重。

去年,“一剧两播”的情况并不少见。改编自小说《驭鲛记》的电视剧分为《与君初相识》和《恰似故人归》。而后便是赵露思吴磊主演的《星汉灿烂》和《月升沧海》,杨紫和成毅主演的《沉香如屑》和《沉香重华》。《与君初相识》4月2日完结,《恰似故人归》4日开播接档;《星汉灿烂》7月27日会员收官,下部《月生沧海》则在收官当天更新。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些剧集虽然是按照不同的剧集备案,有不同的发行许可,但它们在筹备、选角和拍摄阶段就是按照一部剧在拍摄。就好像厨师在烹饪“一只整鸡”,装盘时,一刀把“鸡”分成了两半。上菜时又用两个盘子把这只鸡先后端出来。

2021年,由白鹿、任嘉伦主演的《周生如故》在9月8日收官,其姊妹篇《一生一世》甚至在9月6日就开播。该剧是根据墨宝非宝原著小说《一生一世美人骨》改编,书中的前世和今生,被改编成了古装和现代两部剧集,也算是这种“一剧两播”模式的创新。

“一剧两播”对剧集热度带来的提升肉眼可见。比如《周生如故》上一部在豆瓣拿到了7.3的高分,下一部《一生一世》的超点率达到47%,位列当年爱奇艺超点第一。《星汉灿烂》开播前,并不被市场和品牌方看好,播出期间“零广告”甚至一度成为大众调侃的话题,可随着剧集口碑发酵、热度发散,第二部《月升沧海》热度显著提高,吸引了不少“追月人”,收官时还推出了花钱看点映的活动。

一部剧“拆分”成两部播出,剧集热度的确更易发酵。尤其是下部,在秉持上部所积攒的热度下,下部更易出圈。

不少制作方和平台也看到了这种模式带来的效果。当时就有消息称,正在筹备和拍摄的多部剧集分为上下部制作播出,比如许凯、景甜主演的《乐游原》,古装剧《娇藏》以及杨紫主演的《长相思》。以至于网友们笑言,“这年头如果不把一部剧弄两个名字分上下部播出,那就说明这部剧不是大制作!”

在2020年之前,动辄七八十集的国产剧遭到了不少观众诟病。2020年2月,总局发布通知,明确提到电视剧及网剧提倡不超过40集。这一“限集令”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效果,纵观近年的电视剧和网剧,整体集数较以往明显减少,大都控制在12-40集之间。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备案电视剧平均集数分别为39.8集、39.2集、38集、35.1集、33.1集。这一数据在2022年再次下降。去年上新的国产剧,平均集数下降至29.9集。

有不超过40集的硬指标,“拆分”成了拉长剧集的重要方法。比如《星汉灿烂》两部加起来集数达到56集,《沉香如屑》两部有59集,《与君初相识》有42集。

一位不愿具名的制片人认为,40集的硬性规定下,要保证完整缜密的故事,就势必要反复打磨剧本。但看到“一剧两播”带来的热度后,一些创作者难免就想走捷径,一部剧集并不一定需要压缩“瘦身”,似乎重新换个名字就能推上荧屏,上下部就成了“合理注水”。

“相关部门推出的严格控制拆分成上下部、拍摄多季等方式规避集数要求,归根结底还是想推动中国电视剧特别是古装剧的高质量发展。积极方面就在于有效防止剧注水。”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何昶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一些电视剧如用回忆来凑剧情等,不仅降低了剧作的艺术品质,还影响观众的收视权益。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业内对此次总局治理“一剧两播”现象并不意外。早在今年年初,就有消息称,总局将对此情况整治,所以在今年暑期档,并未出现去年那样多部剧“一剧两播”的情况。

不久前,原本分为上下部播出的古装大剧《乐游原》进行了合并,改为40集。根据小说《娇藏》改编的网剧原计划分拆两部,但改名为《柳州记》后,正式确定为40集。正在播出的《长相思》,最新公示信息显示,第二季由原来的35集变更为21集。

在何昶成看来,从整体看,这样的管理措施也是总局从宏观上,根据当前电视剧的播出情况以及社会、市场反响等方面进行综合衡量后推出的,不论从观感还是电视剧发展来看,加强电视剧的审查管理,限制上下部播出在一定程度上能规范剧作的“注水”行为,激发艺术创新,提升剧作质量。

“我们也应该看到,有的剧在剧本设计上就是需要一定集数去铺叙呈现,加强管控后,这些剧就可能要精简细节,也就可能会因为铺叙不够,使得剧作观赏性不强,降低一些审美度。”何昶成说。

红星新闻记者就注意到,比如《星汉灿烂》原著字数达到了百万量级,改编为《星汉灿烂》和《月升沧海》后,两部剧加起来共有56集,然而每集对应原著的信息量也已逼近2万字。再比如《周生如故》《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在原著作者笔下本身就分为一二部。

此前,也有一部分剧集因为本身体量较大,前期拍摄、剪辑、特效制作的流程时间较短,而排播档期已经确定,因此也会选择拆分成上下两部,分时段播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便是如此。

因为播出时间间隔过长,第一部的热度难免会消失。《军师联盟》间隔多月的排播方式,就在当时遭到市场质疑——明明是一部剧,为何分上下?

该剧导演张永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惋惜,“我希望观众朋友看我们这个戏的时候,还是能把它作为一部86集完整的剧来看。要不然看完上部的再看下部还需要再预热,以及重新获得市场认定,给我们无形当中增加了好多困难。”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如果想要重新凑齐原班人马拍续篇,太难了。这里,就不得不提《楚乔传》、《庆余年》、《白夜追凶》。

《楚乔传》结尾里,在湖底的宇文玥已经成了一个梗,任何一部剧只要有坠湖坠海的桥段,弹幕里就有人cue宇文玥;2019年首播的《庆余年》大结局后,张若昀和编剧王倦就频频被喊话第二季。但直到今年,《庆余年2》才好不容易凑到几乎是原班的人马,终于开机;2017年就播出的《白夜追凶》,在盼星星盼月亮中,终于在今年等来了第二季开机的消息。

对于影视制作方而言,不管剧集长短 ,“内容为王”依然是降本增效时代下的不二法门。没有政策要求时,“一剧两播”固然可以“一鱼多吃”,但一定要明确拆分播出的原因是因为剧集客观需要,还是因为懒于雕琢内容,只想凭借大IP圈钱?走捷径可能短期内会因新鲜感带来营收,但长期而言,要获得观众认可,还是只有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