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

医学博士发起网络义诊 助力海外留学生抗疫

大洋网讯 当前,欧美国家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滞留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在学习和生活上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为帮助这些海外留学生,在广东省委部的指导下,广东欧美同学会组织国内医护志愿者,建起了涉及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留学生问诊群,先后帮助约2000名留学生,共克时艰。

这个医护志愿者组织的发起人是中山大学医学博士、儿科医生王花。自1月23日起,她利用人脉,将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召集起来开展网络义诊,帮助约7000名武汉市民;4月初,当得知海外留学生需要帮助时,王花再次召集大家,远程为留学生问诊。

1月23日,全国各地尚未大规模派出医疗队援鄂,王花得知后开始召集本地几所大医院的医生,为武汉市民进行网络义诊,“我们当时从媒体和同行口中知道武汉的情况,医院发热门诊人很多,我想着该为武汉做点事,就决定召集广州的医生来为武汉市民提供帮助。”王花说。

王花此前读书、工作积累下来的人脉,让她与广州很多学科的医生都相熟。1月23日,当她寻找愿意做网络义诊的医生时,很快就聚集了约200人。随后,她相继建立了12个微信群,最多时这些群里共容纳了约7000名武汉市民。

“我们每个群里有10~15名医生,涵盖呼吸、重症、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各个专业。”王花回忆,当时医生们几乎是全天候地回答市民的问题,王花几乎每刻都盯着手机,将这12个群置顶,一有市民提问立刻安排专科医生回复,“我们对所有医学相关的问题都没有排斥,而针对新冠肺炎,我们根据各版诊疗方案向一些市民做了指导。”

在这些义诊群中,医生会根据血常规、CT的结果来帮生病的武汉市民做简单的医学诊断。“当时我们就发现了CT有问题、但核酸检测呈阴性的疑似患者,但方舱医院那时还没有建好,医院床位严重不足,他们只能待在家。所以我们就教这些疑似患者做俯卧式呼吸;有些药店还能买到制氧机、化痰药,我们就教他们正确使用这些医疗设备。”

随着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及武汉市内各大方舱医院的建立,微信群的咨询量开始逐步减少。“大约到了2月6日,群里的问题就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患者都被接进了医院,而很多有相似症状的市民看了我们之前的问诊记录,也就不再提问了。”王花说。

看到群里的信息逐渐“销声匿迹”,王花会心一笑,她觉得武汉肯定能过关了,这次网络义诊已完成使命,于是在3月2日她便将这12个微信群全部解散。

3月中下旬,欧美国家疫情形势愈发严峻,国际间航班迅速减少,一大批中国留学生滞留欧美国家,因为面临学校停课、当地医疗资源挤兑严重等状况,很多留学生的身心都出现了问题。

4月初,在广东省委部和广东欧美同学会的建议下,王花再次将之前的医生团队组建起来。“我们最先组建的是德国留学生群,之后为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地的留学生陆续建群。先后有约2000名欧美留学生入群咨询。”

王花说,留学生群目前共有8个,每个群里有二三十名医生。“留学生几乎人手有一个当地使领馆发的健康包,里面除了口罩,还有一些诸如连花清瘟胶囊的药物,很多留学生会咨询如何正确服药;此外我们还教留学生如何初步判断自己是上呼吸道感染、花粉过敏还是肺部出现问题。”

“也有一些法国留学生出现了疑似新冠肺炎的症状,但因为是轻症,在当地还构不成条件去医院看病。我们会指导他们做俯卧式呼吸,建议他们有条件的话使用血氧仪监测血氧饱和度、有制氧机的则使用制氧机吸氧等。我们会要求他们每天都在群里汇报身体状况。”王花说。

而在王花新组建的医护咨询团队中,还有不少刚从湖北抗疫归来的医生,因为临床经验丰富,在留学生的诊疗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除此之外,团队中还有志愿者,也有在德国留学的医学生,他们在中国医生休息的时候,会在群里继续帮助留学生问诊。”

“现在,留学生的问诊量比之前少很多了。因为很多都是类似的问题,大家看到之前专家的答复后,也就心中有数了。”王花说。

与王花一起发起为欧美留学生义诊的广东欧美同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青年分会执行会长林海杰告诉记者,近1个月,广东欧美同学会已先后向德国、英国、美国、法国等地寄送3批次医疗物资。

“中国留学生在疫情初期帮助过祖国,现在,我们当然要帮助他们。”4月3日晚,林海杰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王花,关于网络问诊的想法一拍即合。

林海杰开始联系各欧美国家的,没想到留学生的问诊需求非常旺盛,很快网络问诊群就建立了起来,“我们要求留学生除了告诉症状外,在群里全部无须实名,保护他们的个人隐私。”

林海杰表示,由于很多提问具有普遍性,微信群里有专门的志愿者将医生与病人的问答整理归档,用来帮助之后进群的留学生。“医生们真的很辛苦,白天上班,下班了就回答问题直到凌晨,第二天又要上班,所以我们一直在保护他们。”

林海杰说,留学生们在群里的举动让他很感动,“有些人说‘谢谢医生,我的问题看来也不严重了,我就把位置留给更需要的同学’,接着就退群,把微信群名额让给其他有症状的学生;也有留学生说:‘知道有这么多优秀的医生在,我心里就很安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