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院校

昭通的日本留学学校明明是国外但是整个校园几乎都是中国学生记者与留学生交谈

钱江晚报小时记者戴欣怡

继“反向考研”之后,最近又有了一个新名词:“反向留学”。

准确地说,这不是一个新名词,而是教育圈的一个新现象。近日,有网友发帖讲述了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研究生的课堂情况。教室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来自中国,甚至老师也来自中国。

来源:环球网

“英国某大学所有教室都来自中国”上了热搜,被网友调侃为“反向留学”。

今年年初,HESA公布的大学招生数据显示,2020/21学年,32%的非欧盟学生来自中国。

中国留学生是除欧盟以外,在英留学生数量最大的群体。

不仅是英国,“反向留学”在热门国家也非常普遍。

有人将中国留学生数量作为衡量海外大学是否“水”的标准,网上还一度流行“远渡重洋上水硕”的说法。

本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与几位同样遭遇“反向留学”现象的中国留学生聊了聊,听听他们的想法:

班里外国人只有个位数。

整个校园几乎都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小七(化名)毕业于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学士学位。今年秋天,她进入东北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align(非计算机专业的项目)。

小琦坦言,自己就是“反向留学”的一员。

“我们班80人左右,几乎都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外国留学生只有个位数。

不仅如此,整个分校区也几乎全是中国人。

”小七说,“因为我们是东北大学在硅谷的分校,主要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其中大约80%来自中国,只多一些,我们总部的波士顿校区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小琪九月份入学,在美国呆了大约一个月。

对于留学周围全是中国同学的情况,她早有预料:“因为是转码项目,我来之前就知道,这里仿佛美国的码农培训班。

“至于被中国人包围,看起来就像‘离开假学校’。我理解有些人这样想。

我现在的情况,可能也和学科有关系,计算机科学专业中国留学生确实多。

来源:东北大学

在去年的申请季,小七收到了许多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包括芝加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大学和南加州大学。

“我的思路可能和身边同学不一样,目标很明确,就是想从本科的社科领域转到计算机科学,最后选择了东北大学的转码项目。

小七表达了自己的考虑:“首先,这个项目是针对非计算机背景的学生,对我来说比较友好。

其次这个项目时间比较长,像很多留学项目只有一年,其实连找暑假实习的时间都没有,这个专业学制灵活,最短两年,最长到三年,也就是说能有两个暑假实习,容错率很高,学生可以根据实习找工作的情况调整。

相比较而言,小七认为这个项目是她最好的选择。

“留学时中国人多不多,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在择校时没考虑这个问题。

专业、学校、地理位置都比‘中国人多不多’这个因素重要得多。这一点在这里的优先级较低。

主要看你想从留学中获得什么,动机很重要。

”小琪说。

“水”不“水”,看个人。

“反向留学”也是有回报的。

“反向留学”现象和学校、专业有很大关系。

“从学校的角度来说,‘反向留学’的国外大学一般国际排名高,国内认可度高,有利于学生未来就业,从而吸引大量中国留学生。

另一方面,中国学生普遍喜欢大城市,这些学校基本都处于加州、纽约等大城市。

当然,一部分原因是这些学校更喜欢国际学生,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学生,被中国录取的人数更高。

”一位美国留学生为记者分析。

其次,专业和项目。一般来说,“反向留学”在硕士阶段较为常见,来自中国的商科、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专业的留学生往往较多,这也与不同大学的学科强势有关。

硕士君(化名)在南加州大学学习供应链管理。班上大约有50名学生,其中一半来自中国,老师也来自中国。

“我硕士择校的专业是供应链管理,南加大这个专业世界排名前五,校内资源也不错,就决定来了。

来源:南加州大学

君大三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硕士经历了一次“逆向留学”。

“刚开学看到身边都是中国同学,也没啥反应,就觉得中国人很多。

”君说,“有人说中国留学生多,就是‘水’的意思。其实‘水’并不取决于个人。

留学专注自身,就不会考虑那么多外界因素。

“对我来说,‘反向留学’利大于弊。

”东北大学的小琦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首先是语言相同,沟通效率很高。

选择计算机科学align项目,大家都是想转码上岸,目标明确,我们有很多刷题、找实习的群,大家一起分享信息。

中国人民团结互助。我遇到了很多来自中国的友好学生,他们愿意给予指导和帮助,经常感觉自己被张着嘴喂。

这样有凝聚力的氛围,对我影响很大。

”小七告诉记者。

其次,话语权。当一个留学项目由中国人主导时,学校会更多考虑留学生的权益。

“比如在美国做实习的许可CPT,据我所知很多学校卡得很紧,要求很严苛,但我们学校就很放松,这就给很多同学找实习的过程减小了阻碍。

包括学期期间的CO-OP,你可以翘一个学期的课去实习,这要感谢学校在这方面的政策,这在美国学校是不多见的。

小七还提到,尽管班上所有的学生都来自中国,但他们的背景不同。

“有像我这样国内本科直接读研的,也有工作党留学读研,还有美本读研的同学、国外工作了回来读书的同学,大家的背景都很多样。

“‘逆向学习’对我来说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我可以和中国人‘无缝交流’,也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认识更多不同的人,丰富自己的经历。

”小琦下周就打算去参加一个专业相关的峰会,“人都在国外了,要想走出舒适区认识更多人,肯定是有办法的,就看你想不想了。

对于“反向留学”

你怎么想呢?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抄、改写及在网上传播所有作品,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